导弹专家:敌人怕啥发展啥 瞄准强敌死穴打


  • 发布时间: 2015年10月12日
  • 发布者: 学生工作部
  • 阅读次数: 本文已被阅读 87 次

摘 要:“两弹一星”工程与我国战略核力量建设和发展密不可分。导弹核武器是“两弹一星”工程的成功结晶,用它武装起来的第二炮兵,也是“两弹一星”工程的直接参与者。在20世纪6、70年代的国家发展实践中,它们两者是一脉相承、关系密切、互动发展的现代科技和军事实力的卓著代表。

本文以亲身参与第二炮兵的创建、发展经历,讴歌在艰苦条件下的创业精神,旨在为弘扬“两弹一星”精神,积极借鉴当年“两弹一星”工程与第二炮兵互动发展的成功经验与当前历史时机,切实把握好发展地基反卫、战略反导的重要性、必要性、紧迫性和坚定性,确保早日形成作战能力。为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国防安全,尽快建成一支可信、可靠、可使用的更高水平战略核威慑力量和太空攻防力量,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5周年,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召开两弹一星元勋表彰大会15周年。我们共同回顾“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历程,传承“两弹一星”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我参军入伍、学习和工作都在第二炮兵,参与了多种型号导弹的飞行试验和实弹发射任务,同时也见证了第二炮兵的成立、建设和发展经历,我认为正是有了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才有第二炮兵这支战略核力量的今天。

一、“两弹一星”工程是第二炮兵成立之根

导弹核武器是“两弹一星”工程的成功结晶,用它武装起来的第二炮兵,也是“两弹一星”工程的直接参与者。在20世纪6、70年代的国家发展实践中,它们两者是一脉相承、关系密切、互动发展的现代科技和军事实力的卓著代表。

(一)“两弹一星”工程为中国核导弹力量建设提供了手中之箭

互动,泛指相关的几种或多种要素之间互相影响、互相促进、互为因果的关系和作用。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我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强,以后还要比现在强,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毛泽东这一远见卓识的指示,为我国开展“两弹一星”工程研究指明了方向。同年5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作出建立和发展导弹事业的决定;同年10月,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院长由突破重重阻力从美国回到祖国的世界著名学者,火箭技术专家钱学森担任。在他的主持下,中国“喷气和火箭技术的建立”规划顺利完成;他和全体研制人员,共同参与了近程、中近程、远程和洲际导弹,以及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研制工作。1960年11月5日,我国第一枚“东风一号”近程导弹试射成功;1964年6月29日,东风2号导弹研制成功;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6年10月27日,又成功进行了中近程导弹和原子弹相结合的“两弹结合”飞行试验;1967年6月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高唱着“东方红”歌曲飞离地球,进入了太空。至此,“两弹一星”被载入新中国科技史册,也为战略导弹部队提供了手中之箭。

(二)创办院校,为中国核导弹力量建设培养专业人才

由于导弹核武器是尖端武器,技术含量高。要掌握使用它,使导弹核武器尽早形成战斗力,必须及早创建导弹专业训练机构,超前培训人才。

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高瞻远瞩,于1957年12月9日,决定由军委炮兵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共同负责组建炮兵教导大队。炮兵教导大队是我国核导弹力量的雏形,是我国第一个地地导弹专业训练机构,当时它的规模虽然很小,但它为我国核力量建设培养了开创性人才。

为了适应核导弹力量发展的需要,从1959年开始,陆续在西安组建了炮兵技术学院,重点培养导弹工程技术人才;在甘肃武威组建武威炮校,重点培养导弹使用技师。从此,我军有了第一批专门培养地地导弹专业、指挥和使用人才的院校。

(三)组建导弹部队,为创建导弹基地奠定了基础

遵照军委:“争取尽快赶上技术先进国家军队的装备水平”的指示精神;“要求建成一支能够满足主要作战方向最低需求的各种类型的特种部队”。在1959年到1961年间陆续组建了5个近程地地导弹营。其中,于1959年10月在甘肃武威组建诞生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地地导弹营,1960年3月18日在西安正式成立第二个地地导弹营,1961年3月10日在沈阳军区组建导弹第三营,1961年3月5日在北京军区组建导弹第四营,1961年7月1日在济南军区组建导弹第五营。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于1964年1月31日,将5个导弹营扩编为5个地地导弹团。至此,我国的导弹部队已初步形成,它为中国核导弹力量建设准备了种子部队,为创建导弹基地奠定了基础。

从1965年起,我国的远程、洲际导弹研制工作相继展开,核弹头的研制也取得突破性进展。随着我军建设和核力量发展的需要,导弹部队需要一个统一指挥机构来统领,这为建立地地战略导弹部队新兵种打下了基础。1966年7月1日,总参谋部根据周恩来总理圈定下达命令,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从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中,诞生了一个新的现代化的高技术兵种。第二炮兵的成立,是我国“两弹一星”工程和核导弹力量互动发展的必然结果。

二、“两弹一星”精神是第二炮兵创业之魂

1999年9月18日,时为党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在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大会上讲:两弹一星事业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振奋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为增强我国的科技实力,特别是国防实力,奠定我国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地位,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它所体现出的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攀登的两弹一星精神,是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和科学精神的活生生的体现,是中国人民在二十世纪,为中华民族创造的新的宝贵精神财富。

电视剧《国家命运》,就是以“两弹一星”工程为背景,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面对当时严峻的国际形势,面对超级大国的核威胁,为了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为了打破超级大国的核垄断,果断决定发展我国原子弹、氢弹、导弹和卫星事业。讴歌了以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和以钱学森等为代表的老一代科学家,在那艰苦危机的年代,运筹帷幄、励精图治、不计得失、忘我工作,利用十年左右的时间,终于研制成功“两弹一星”的辉煌业绩,使我们深受教育和启迪。剧情形象生动,感人肺腑,是一部艰苦创业,发人深思的纪实影片和历史教科书。看后我热泪盈眶,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曾三次进驻酒泉基地,当我看到那熟悉的场景,倍添感触,唤起我无限的回忆。

(一)三进酒泉基地射“神箭”

酒泉基地建在广漠无垠的戈壁滩上,环境条件十分艰苦,生活全靠内地供应。我们执行发射任务的部队只能住帐篷、搞野炊,粮食、蔬菜都从外地带来。六月份,酒泉基地昼夜温差大,白天帐篷内温度高达40多度,晚上则降到零度左右,真是“早穿皮袄午穿纱,怀抱火炉吃西瓜”。晴天烈日当空,部队在炎热的发射场上操作导弹,头顶烈日晒得直冒汗,大家用水把军帽浸湿坚持训练;如果遇到恶劣的天气,狂风肆虐,沙子卷起打在脸上,眼睛无法睁开。发射训练中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我们没有人叫苦叫累,大家苦中有乐,累中充满自豪。每当看到导弹竖立在发射台上,点火、起飞,像一条巨龙腾空而起,发射成功,心情无比激动,想到导弹兵背负的责任,什么困难都不在话下。

在酒泉基地,我们见到次数较多的科学家是钱学森、任新民,当时他们都已经年过半百,与我们一样同吃、同住、同工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他们为了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放弃在国外的优厚待遇,克服重重困难回到祖国的爱国主义情怀;他们在国家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不计得失、励精图治,亲临现场指挥、技术把关、排忧解难、任劳任怨、忘我工作的高尚精神,值得我们与后人永远学习并发扬光大。

(二)基地初建做奉献

导弹作战基地,是担负核反击作战、战备建设和战备训练等任务的基地,设有指挥机构、导弹部队、作战、技术、后勤保障部队,建有指挥所、导弹发射阵地和各种保障设施。因此,严格保密和确保安全非常重要。为了提高生存和核反击作战能力,二炮的作战基地大都建在深山密林。1968年5月1日,我们所在的导弹团正式拨归第二炮兵某基地,6月份部队千里机动转移,进驻到人烟稀少的大山深处,住民房,搭工棚,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烧砖盖房,自建营区和作战阵地,样样都自己干。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们开荒种地,生产自救;坚持边安家、边生产、边训练。没有训练设备,就土法上马,自己动手制作模拟器材;没有训练教材,就群策群力,组织人员自编教材、自制教具;根据“装备未到、人才先行”的培训思想,我们主动选派骨干到科研单位和装备生产厂家对口学习培训。我们在艰苦的环境条件下,经受了各种考验,为第二炮兵作战阵地建设和武器装备的发展,为我国的长矛利剑早日形成战斗力而奉献了青春和力量。

(三)创建院校奋力干

建设战略导弹部队,需要大量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军委炮兵在进行组建导弹部队的同时,就把院校的创建摆在优先位置。1959年7月,改建的西安炮兵技术学院(现为第二炮兵工程大学)是我的母校,当时正遇上三年自然灾害;武汉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是1977年12月组建的,它是我后半生工作的单位,地址是原公安军干部学校,文革期间停办,营区遭受严重破坏。两所院校初建时虽然时期不同,但都经过了艰苦创业阶段,都遇到了缺少人才、缺少教材、缺少器材、困难重重;院校营区破旧,道路泥泞,教具无存,停电停水,不要说教学,就是一般生活都比较困难。但使我感触最深的是,两所院校上下充满了一种奋发向上,时不我待的战斗豪情。大力发扬艰苦创业精神,齐心协力,顽强拼搏,自己动手,边教学,边学习,边建设。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使院校的教学、学习和生活逐渐走向正规。曾记得我们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还要抽出时间修路、种菜、栽树、种花,美化整理校园;没有办公桌就在床板上备课,没有电灯就在煤油灯下写教案;手拿一支粉笔,面向一块黑板就开始讲课。这些艰苦创业画面,在两所院校的创建史馆内都能看到。

回首往事,寻觅过去,历历在目。无论第二炮兵作战基地建设或是院校建设,都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艰苦创业而取得的,我把这种精神概括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忘我工作、齐心协力、顽强拼搏的第二炮兵艰苦奋斗精神。这种艰苦奋斗精神源于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它和“两弹一星”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它是“两弹一星”精神在二炮部队建设与发展过程中的具体体现。

三、继承“两弹一星”精神,担当祖国赋予第二炮兵的重任

2012年12月5日,习近平主席讲:“二炮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习主席的重要讲话,站在战略和全局的高度上,突出强调第二炮兵的重要战略地位和作用,明确提出了战略导弹部队的建设发展目标,为第二炮兵长远发展,拓展新的战略威慑和实战能力提供了基本目标遵循。当前,国际形势的大格局出现了深刻变化,国际安全的不确定因素在增大,新形势新变化要求第二炮兵的战略任务需要重新调整发展。

(一)继续发挥战略核威慑的基石作用

习近平主席对战略核力量建设高度重视,他鲜明地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核威慑这个大背景不会改变,核武器作为杀伤力、破坏力最大的战略武器和威慑武器,政治武器的基本属性不会改变,核力量在政治、外交、军事斗争中的战略作用不会改变,核武器的威慑作用是绝对的,是其他武装力量无法替代的。美俄等大国都在加强核力量建设,“俄罗斯宁肯别的事不办,勒紧裤腰带也要把这件事抓住不放”。因此,我们要充分认清核力量的战略基石作用,始终坚持以核为本不动摇,抓住机遇,加快向小型化、机动化、精确化、多样化、信息化方向发展,坚定不移地推进战略核力量建设。

(二)有效发挥制衡强敌的“杀手锏”作用

最近一个时期,强敌加快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针对我国的战略指向非常明显,“再平衡”主要平衡的就是中国。强敌不断给我国发展制造麻烦,设置障碍,对我生存安全和发展安全威胁在增大,而且会越来越大,实现“中国梦”最大的威胁来自强敌。制衡强敌是第二炮兵与生俱来,最为核心的使命任务。我们要不断增强对强敌的非对称战略制衡能力,坚持敌人怕什么就发展什么,什么能保卫国家安全就发展什么,重点建好用好打敌本土、打航母、打前沿军事基地和反卫反导等战略手段,针对强敌作战体系和薄弱环节,瞄着强敌的“软肋”和“死穴”打,努力做到“以能击不能,制人而不制于人”。只要我们具备对等的战略手段,可信的实战能力,既是没有对等的数量和能力,也足以使强敌有所顾忌,不敢轻启战端,更不敢对我发动大规模战争。

(三)加快常规导弹战略化进程,强化有效的战略慑控周边的重拳作用

习近平主席强调指出,第二炮兵“要加快常规导弹战略化进程”,“着眼有效应对不同战略方向威胁,不同作战样式和在多个领域遂行任务的需求,进一步扩大对周边国家和地区的非对称作战优势”。习主席的重要指示,高度概括了常规导弹多向作战、多域运用的作战优势,明确指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常规导弹战略力量建设运用之路。

当前,我国周边特别是海上安全形势严峻复杂,对常规导弹力量建设运用提出了更高要求。加快常规导弹战略化进程,就是要把常规导弹作为一支新型战略力量来建设,不断增强中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切实担负战略任务,拓展战略领域,提升战略能力,创新战略运用,发挥战略作用,做到对台作战有把握,慑控周边有优势,海上有事能支援、维护国家权益用得上。

(四)着眼太空攻防力量建设,抢占太空战略制高点,发挥反卫反导先行作用

当前,超级大国利用本身的技术优势,正在由核大国向军事航天大国迈进。因此,我们应该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在两弹一星伟业的基础上,尽快向军事航天事业转型。加紧推进反卫,加快发展反导研究,切实加快发展太空攻防作战力量,抢占太空战略制高点,是新时期赋予第二炮兵新的战略任务。

习主席明确指出,第二炮兵“要加紧推进地基反卫作战力量建设,确保如期形成作战能力”,“要立足二炮部队的自身优势,加快发展战略反导能力”。我们要积极借鉴当年“两弹一星”工程与第二炮兵互动发展的成功经验与当前历史时机,切实把握好发展地基反卫、战略反导的重要性、必要性、紧迫性和坚定性,确保早日形成作战能力。太空军事力量早发展主动,晚发展被动,不加紧发展就会错失战略机遇。从历史上看,军事航天力量与战略核导弹同根同源,是伴随着战略核导弹发展而发展起来的。从发展上看,太空军事力量关键是攻防力量,二炮应是太空攻防力量的主体,太空是二炮作战能力科学发展的自然延伸。

目前,地基反卫、战略反导使用的都是二炮导弹平台,依托洲际导弹还可以发展天对天、天对地打击武器。因此,我们要加快推进反卫反导力量建设,尽快形成太空实战能力,积极抢占太空军事战略制高点。

过去,第二炮兵建设和发展,离不开“两弹一星”工程,现在第二炮兵建设与发展,离不开军事航天工程,而军事航天工程就是新时期“两弹一星”工程的延伸和发展,也是第二炮兵向核天一体化发展的基础和实力。

因此,第二炮兵要紧跟我国军事航天事业的飞速发展,尽快建成一支可信、可靠、可使用的更高水平战略核威慑力量和太空攻防力量。坚定不移地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与国防安全,有力支撑大国地位,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北华大学学生工作图片库